苦乐一肩抗 我为奥运做贡献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郭新璞  时间:2018-06-12 【字体:

2018年是北京冬奥会举办的关键之年,京张高铁项目作为国家规划实施的“八纵八横”重点建设项目,同时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重点配套交通基础设施,项目建成后,乘动车组列车从张家口到北京的时间将缩短到一小时,冬奥会期间,京张高铁也将成为观众往来两个城市间的重要通勤工具。

在十四局大盾构公司京张高铁项目的施工现场,和许许多多建设者们一样,身穿蓝色工装、头戴安全帽的盾构经理赵斌并不引人注目,他和千千万万奥运工程建设者们一样,默默无闻,辛勤耕耘,用汗水浇灌最美奥运之花,期待它们在祖国大地上绽放。

一通电话,让他与奥运工程结下不解之缘

时光追溯到2016年3月21日,赵斌和他的同事正在武汉地铁8号线二项目部会议室内探讨下一步盾构施工规划,一个电话打来,告诉他必须当天晚上12点之前抵达北京。放下手中的工作的他抬手看表,已经下午6点了,匆忙收拾行装后,11点40分,他准时抵达京张高铁项目紧急研讨会议现场,这一干就是两年多。

两年多来,他没有请过一天假,没有旷过一天班,没有回过一次家,就连小儿子出生也没有回去,谈及最感谢的人,这个朴实的汉子不禁湿润了眼眶。

他的妻子也是十四局的一名普通职工,或许是因为同是在施工单位工作的缘故,妻子非常理解他的工作。孩子出生后,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告诉他孩子已经生下来了,如果想回去的话就回去,不想回去就算了。说不想回去那是骗人的,但是因为项目工期紧、任务重,赵斌迟迟没能回去和儿子见上一面。

就在前几天,小儿子生病发烧住院,这个看似“没心没肺”的父亲再也坐不住了,他很想回去看看儿子,“就算只是去看看也好啊”赵斌看着儿子的照片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妻子知道他想回家的想法后果断地说:“回来了孩子的病也不会好啊,等什么时候隧道贯通了,项目结束了你再回来。”听到这些,这个朴实的北方汉子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,默默地哭了起来,他知道,身为父亲、身为丈夫,亏欠他们的太多太多了。

后来他才知道,那段时间,妻子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,大儿子刚刚三岁零四个月,正是到处乱跑、乱玩儿的时候,小儿子刚刚10个月,眼下又生了病,她不想耽误赵斌的工作,但是自己又需要一个人承担起家里里里外外的大事小事,还得带着两个孩子去医院看病,那段时间她基本上是手里抱着一个,身边还得带着一个孩子,直到孩子的病情逐渐好转,他她才打电话告诉赵斌:“家里一切都好,你安心工作吧。”

和儿子视频的时候,大儿子总是问“爸爸你在哪里呀?你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 赵斌每次都看着孩子纯真的脸庞竟答不出自己到底何时能够回家,所以每次都会告诉他:“等这个项目结束了爸爸就回去了。”

知道孩子喜欢车,赵斌便时不时地给孩子买他喜欢的礼物,每次看到孩子抱着玩具开心的笑脸,这才让他或多或少感到有一丝做父亲的感觉。

从“摸着石头过河”到满怀信心“穿越”

2009年3月,在被称作万里长江第一隧的南京长江隧道项目,一位年仅26岁的小伙跟随国外技术人员,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走进盾构机最前端的带压换刀舱内,在水下压力达6个大气压的密闭空间里小心翼翼地完成了他的首次换刀作业,同时也开启了国内工程师高压换刀的先河。

时隔8年,他已成为一名穿越长江、黄河、城市密集区的专业盾构“老司机”,盾构机带压换刀作业也已经升级换代进入常压换刀4.0时代,实现了从“摸着石头过河”到满怀信心“穿越”的完美蜕变。

时光的齿轮飞速转动,一转眼他已经从事盾构施工行业十一年了,他也曾经历过手指断裂的伤痛,也曾获得过无数荣誉的奖励,也曾品尝过常人无法想象的的隐忍与无奈,但一颗赤诚火热的“奥运心”,让他不惧挑战、迎难而上。

问及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他想都没有想便回答道:“我做梦都想把京张高铁项目建设好,等哪一天建好了,我要带着我媳妇儿和儿子坐上高铁去看北京冬奥会!”

不抛弃不放弃,办法总比困难多

刚刚来到京张高铁项目时他说:“最困难的就是没有人,从前期的场地规划、盾构机选型设计、采购,都需要我来协调,责任重大,不允许我有半点闪失。”短短200多米距离的始发井,40多米深的梯笼,一天就需要来回奔忙几十趟,有时候在阴暗潮湿的井下一呆就是两天一夜,困了就坐在狭小的操作室里眯一会。

勘测发现,清华园隧道地质水文条件复杂、卵石含量高、水压大,其中全断面卵石地层长达1800米,对刀具磨损非常严重。为此赵斌和他的团队潜心研究、认真分析,专门成立了科技攻关小组,经过反复论证分析,优化改进盾构刀具,给盾构机装上“利齿”,最终成功克服了困难地质掘进难的问题。

他常说,自从来到京张高铁项目,最怕的就是晚上接到电话,并不是因为怕麻烦,而是因为只要晚上有电话,那就说明盾构机出现故障了,而这才是他真正不想接听到电话的原因。有时候,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看着盾构机能够正常掘进,他才“敢”去睡觉,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完全安心,他的手机一直保持24小时开机,任何时候只要打电话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他,他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

就是以这样的恒心和毅力,他和他的团队最终克服了组装场地狭小、组装工期紧张及联调联试复杂等困难,顺利完成了盾构机的始发准备工作,而他也在一个月内瘦了整整十几斤,原本圆乎乎的脸蛋变得黝黑而干瘦。

问及从事高AG8设是否感觉到辛苦时,赵斌说:“虽然一开始很不习惯每天在闷热潮湿的隧道中一待就是48个小时的工作状态,但只要想到能够为奥运工程建设出一份力,作为高AG8设者,心中满满的都是自豪和动力。”